人物(三月):Rob van Kranenburg

March 4, 2013

采访和翻译/ Alice Dong

1. 欢迎来到xindanwei.com,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从哪儿来又是怎么开始手边事的吗?

我是文学和诗词背景,学的是语言文学。我参与物联网是通过互联网,互动媒体,网络变革力量把自己放置在任何可以想象得到的地方,并通过自我选择和自我组织这个节点来建立了故事。物联网是一种可以带来巨变的时刻,就像是熊熊的烈火或是古今典籍。我猛然注意到它只能由一个极具智慧的工程师步步精致营造。这就是物联网的核心智慧,但这当然不是一个唯一条件。新世界的建立必须小心翼翼,充满爱心,与之有所共鸣,还需要真诚,诗意以及禅宗哲理。

2. 我们都知道您最近在2月20日- 21日举行的World Forum Steering Committee的论坛上对物联网的前景做了很深刻的阐述,那么在这里能顺便跟我们说说它对你生活所带来的影响吗?

其实对我个人来说并不曾有过多的改变。我就像个三岁的小孩,一直以来都相信物物之间总是紧紧相连。我并不需要用RFID技术去帮助我了解客观事物。早在互联网被发明之前我就一直在用头脑和人们交谈,而如今我便是简单的邮件联系他们。事物总是有灵气的,就像是动物,植物,这些所有有生命的物种以及那些人类注入了能量的客体,譬如茶艺。你需要一个数据库或是一个智能手机来和你的朋友分享怎么品茶吗?当然没这个必要啦!让我们回到现实中来,这样便能对重心从科技到个人的逐渐转移这一事实清晰可见。物联网不会成为过去,但是会有一个短暂的停顿,它是可以被操控的。

3. 您一直都是Council背后的主导力量,这个一个有关物联网政策讨论以及实践的聚集中心。能跟我们说说您是怎么发起Council以及其中的一些相关经历?

我开始做这件事情全是因为Gérald Santucci,欧洲物联网理事会的领导人,早在2009年的时候,他便建议我在欧洲论坛布鲁塞尔会议做中间协调。而后我便意识到我们其实一直都非常需要这样的一个集中地,在广阔的资源里展现物联网的日常数据信息。工程师常常只是死盯着工程信息,而艺术家和设计师又只是执着于他们自己的资源,社会学家偏向在科技史里只专注于其消极面。我相信物联网会带来数据,信息以及知识智慧的透明,平衡,和坦诚。这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4. 您能告诉我们怎么从社会,科技以及设计的角度去找到一个正确的物联网解决法则?

我们需要一台设备,一个平台,一个服务于 Sensing Planet.的App Store。但是,这将花费一些时间。所以不如让我们先从这里开始,创建一个欧州的设备,平台以及欧洲的App Store,一个中国的设备,平台和中国的App Store…… 这样我们最终将会在全球范围之内拥有5到6个区域,而与此同时中间设备会在他们之间做翻译。
这听起来很让人吃惊吗?
是的
但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只有有钱人可以在智能化的城市里来去自如,而大部分的人将一无所有地离开
如果你想要在智能化的城市里生活,那么它势必是服务于大众的
在一个设备,平台,应用商店策略必须确保我们可以简化所有设备,提高能源效率。
来自该平台的数据必须是开放给任何人来使用其中的应用程序和销售服务。

5. 您是因为什么而来到了中国,能跟我们说说您未来的计划吗?

在2010年,我在北京主持了第一届物联网会议。目前,我是2013中国物联网大会顾问,上海地区的会议将于6月4日和5日进行。去年秋天,我参加了无锡物联网大会,我们还在无锡国家遥感中心举办了由SCC组织的中国 – 欧洲座谈会,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个星期,我重新拜访了SCC和Ma主任,顺便也开了个会议。在此期间有一些对我而言非常重要的讨论,很快我将会在Council上发表新的报告和而这也会作为欧洲物联网项目(我是这个项目的利益协调者)一部分发邮件分享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